王克明:怀念史铁生:野草斜阳清平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王克明:怀念史铁生:野草斜阳清平川 的相关文章

王克明:怀念史铁生:野草斜阳清平川

编者按:今天是史铁生的生日,他在四年前的年末去世,越来越 撑过各人的六十岁。文章选自《想起京都一只鸟:二十五位作家的文艺地图》,同时重温他原来的记忆,同时怀念这位自称“职业是生病,业余在写作”的作家。 越看《生命——民间记忆史铁生》这本书,你要越想知道,原来能成就作家史铁生的山乡,那个留下他怎么能让 知青记忆的村庄,是那先 样儿   更多...

史铁生:我的遥远的清平湾

这篇短篇小说发表于1983年初,是史铁生的成名之作,也是知青小说的一部代表作,随便说说稚嫩,但清新悠远。对于作家史铁生来说,是原来起点。 北方的黄牛一般分为蒙古牛和华北牛。华北牛中要数秦川牛和南阳牛最好,个儿大,肩峰很高,劲儿足。华北牛和蒙古牛杂交的牛更漂亮,犄角向前弯去,顶架也厉害,怎么能让皮实、好养。对北方的黄牛,我2个懂   更多...

王克勤:我的记者观

关于记者一句话题之一:怎么能让我我原来国家是第第一根 航行在大海上的船,新闻记者什么都船头的瞭望者。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,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,及时发出警告。 做记者的、做新闻人的怎么能让 基本理念怎么能让我我原来国家是第第一根 航行在大海上的船,新闻记者什么都船头的瞭望者。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,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,及时   更多...

王克勤:我怎么能能活下去

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身陷困境:我怎么能能活下去 王克勤一句话一句话一:对我来说,最大的痛苦总要各人生活的清贫,什么都内心的折磨。一句话二:你要一年三百六十天奔走在路上,在民众民生中奔走,写稿子发稿子。你要永远在路上。 今年10月上旬,记者拨打了王克勤的手机,与往常不同,传来的却是电信台小姐标准的普通话——“您所拨打的电话余额不   更多...

王安忆:谈史铁生

一九九○年夏在北京,去史铁生家,他向我演示新式写作武器,电脑。在鼠标的点击下,一步步进入腹地,屏幕上显出几行字,什么都他正写作的长篇小说《务虚笔记》,应当是第四章 童年之门 中 原来老婆端坐的背景 的一节。原来原来静态的、孤立的画面,看不见任何怎么能让 前后左右的因果关系,它能生发出那先 样的情节呢?它蕴含 一种梦魇的意思 ,什么都   更多...

浩风:“名记”王克勤何以醉入医院

前几天王克勤老哥来你你家坐。席间吃饭提到喝酒的事情,你说歌词 他不久前喝酒喝到医院里去了。我大惊之下,细问究竟。要知道,他喝酒出事原来有前科的。 原来还是和河北定州征地血案有关。你你这个血案趋于稳定在今年端午节(611)。最早报道的是新京报记者,怎么能你要要闻风而至的怎么能让 媒体记者并未能有效的突破当地政府组织的封锁线。即使赶到现场也无法报   更多...

展江:王克勤的清贫、命运与价值

今天上午10点49分,作家钱钢先生在新浪发出微博“惊悉王克勤领导的《中国经济时报》调查部今天上午被‘连锅端’,严重关注1到下午16:49,已有转发近100条,评论1100多条,微博舆情几乎是一边倒地声援王克勤和他的团队的。这恐怕是令下令者始料不及的。事实上,我很怀疑做出此项决定的报社主管是总要21世纪的人,尤其是媒体   更多...

为公平和正义而战——新闻人王克勤

昨天,第四届中国记者节。由中央电视台推出、专家及观众推介的八名记者荣登1003年度中国记者风云榜。对榜中人物《中国经济时报》高级记者王克勤,其推介词如下:“‘ 苟利国家生死已,岂因祸福避趋之’。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优秀的新闻人经常知难而上,有所不避。王克勤什么都原来的人。”贯穿王克勤14年记者生涯,他的笔始终在新闻与揭   更多...

谢志浩:从王克勤的际遇管窥“单位”原生态

《中国经济时报》7月19日趋于稳定变故之前 ,引起不少大家的关注。就笔者所见,总要展江所写《王克勤的清贫、命运和价值》,赵牧所写《王克勤的遭遇很符合逻辑》,谢志浩的《硬汉王克勤》。怎么能让 前日本日本明星微博 来到王克勤的新浪博客,想一探究竟,无奈,这位硬汉却只字不提。据接近王克勤的大家说,碍于单位纪律,硬汉各人不便透露,大有隐衷。笔者得知此情后   更多...

王克勤:为公平和正义而战

燕南讲坛第七讲为公平和正义而战——中国第一揭黑记者的艰辛历程和所感所受主讲:王克勤时间:1003-11-20(星期四)晚7:00地点:北京大学图书馆北配楼报告厅网址:http://www.yypl.net联系:frank@yypl.net主讲人简介:王克勤,甘肃省永登县人,现任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。代表作品有《兰州证券   更多...

史铁生:命若琴弦

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原来瞎子,一老一少,一前一后,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,匆匆忙忙,象是随着第第一根 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。无所谓从哪儿来,也无所谓到哪儿去,每人带一把三弦琴,说书为生。 方圆几百上千里的这片大山中,峰峦叠嶂,沟壑纵横,人烟稀疏,走一天不需要 见一片开阔地,有2个村落。荒草丛中随总要飞起一对山鸡,经常出现 一只野兔   更多...